资管规模几近腰斩基金子公司转型何去何从

“我最近一边寻找着业务机会,一边也在考虑换工作。”吴斐(化名)是一家大型基金子公司的员工,曾享受过行业大扩张带来的红利。如今基金子公司举步维艰的发展现状,让吴斐对这份工作的前途渐渐失去了信心。“如果可以的话,想换个行业工作,不想再待在基金子公司了。”

吴斐的经历正是当下基金子公司艰难生存和转型的一个缩影。

自2012年9月《关于实施〈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有关问题的规定》发布以来,基金子公司的发展已有6年。在这6年中,凭借“万能牌照”的先天优势,基金子公司规模快速膨胀,曾经创造了3年10倍的增长奇迹。然而,随着监管思路及行业环境出现变化,这项在制度套利空间下快速发展起来的“非主流”业务已行至拐点。面对不断缩水的业务规模以及信托、券商等机构的贴身紧逼,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谋发展,已成为基金子公司不得不面对的当务之急。

行业规模几近腰斩

仅仅用了3年多的时间,基金子公司就迅速完成了从草莽创业到疯狂扩张的过程。自2012年11月首批基金子公司诞生起,行业的资管规模即开启了狂飙突进的模式。但基金子公司依靠监管套利的发展模式也由此受到市场质疑,屡次曝光的风险事件更是引起了监管部门的警觉。

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最新统计显示,截至今年7月,基金子公司的专户业务管理资产规模为5.97万亿元,跌破6万亿元大关。相比巅峰时期的11.15万亿元,基金子公司的行业规模下降了5.18万亿元,几近腰斩。

2016年末资管规模几近腰斩基金子公司转型何去何从出台的有关净资本约束等方面的监管规定,令此前依靠通道业务迅速做大的基金子公司不得不踩下“急刹车”。据业内人士透露,2017年各家基金子公司的主要任务均是大量清理存量通道业务,这也是基金子公司行业资管规模急速下降的主要原因。

此外,今年4月正式落地的资管新规,以及7月下旬发布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及《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等,不仅再次明确了“去通道、去嵌套、去杠杆”的监管思路,而且对基金子公司的展业提出了更多要求。

同业紧逼叠加人才困境

持续加码的监管政策,使得基金子公司赖以野蛮发展的急速扩张模式渐成明日黄花。从风光无限到徘徊观望,再到当前的艰难转型,基金子公司在遭遇业务发展困境的同时,也遇到了人才瓶颈和同业竞争。

一位业内人士向
桜小雪 北方影院女儿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