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是谁”,为何该问顶替者? 【猫眼看



山东聊城的两起“冒名顶替”事件持续发酵。无论是农家女“陈春秀”(此前,媒体报道时化名为“陈秋媛”),还是被顶替者上门要求“私了”的“王丽丽”,在整个维权的过程中,都其实遭遇“很多阻力”。就“陈春秀”而言,她被顶替的事情,在媒体舆论涉入之前,她曾到冠县的“相关部门”查询自己的高考信息时,被告知“需提供除身份证以外的身份证明”。无奈之下,她只能让“村委会”开具《证明信》,以证明“自己是自己”。



要知道,这种“自证身份”的闹剧,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并且,从既定的事实来看,都是“当事者”迫切需要“维权”或“办事”所遭遇到的尴尬。“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本是弥散在个体生命中的哲学追问。但是,回到“相关部门”的办事逻辑里,就成为“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的质问逻辑。



说实话,真要是把这般“恪尽职守”的敬业精神用到具体的工作中,可能“冒名顶替”的事情,也就基本绝迹。可惜的是,此“恪尽职守”非彼“恪尽职守”。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更多是“懒政”的体现。坦白讲,身份证本来就是证明身份存在的证件,如果,“相关部门”不相信身份证的权威性,很大程度上就说明,身份证的办理过程也可能存在作假。



但是,就算如此,反复性的周折也不应该让当事人买单。所以,从根本上讲,“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的“恪尽职守”,更多是摘除责任的过程。就以“陈春秀自证身份的过程”来看,“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为免除自己的“责任”(工作失误或得罪人),巧妙地利用“村委会”开具的《证明信》顺势推出去。



这个过程虽然并不会改变维权的路径,但是,却让“陈春秀”在维权的过程中显得异常孤独无援。按理说,对于“陈春秀”和“王丽丽”的悲剧来讲,本来“相关部门”是有责任的。所以,这种时候应该冲在前面或站在“受害人”的立场上办事才好。于此,出现这样的“闹剧”,自然让人感到愤懑不已。



所以,对于“被顶替上大学农家女曾被要求自证身份”的事情,如果真要追究其中的是非,即便不能对“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兴师问罪,却在一定程度上,也能窥探到些许“不正常”的工作逻辑。甚至,追根究底的看,它跟“冒名顶替”的操作逻辑,分明一脉相承。因为,一切的弊病在于“懒政之下必作妖”。



一边是“自证身份”的严苛,一边是“冒名顶替”的放水,作为“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你们到底站在谁一边?说实话,对于工作态度来讲,根本不需要严谨到让办事者“自证身份”地步,只要基本的证件带全,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是最好的工作态度。



可惜的是,一些不称职的“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往往是“双向懒政”。面对真正要办事的人,尽可能地往外推,面对弄虚作假者,却因钱权的勾兑,变得谄媚无比。总之,一切的工作目的,都是围绕利益在转。有利的往里拽,无利的扔出去。



这导致,真正要办事的人,永远处于边缘地带。所以,很多时候,人们总说“要是里面有人”就好了。可是,谁都清楚,如果所有人都活在“里面有人”的世界里,可能就意味着必须还要“上面有人”。总之,依靠不公平来获得公平,可能总有失策的一天。毕竟,人外有人,爹外有爹,权外有权。



当然,升学过程中的“冒名顶替”,肯定是“团体性作恶”,并且必定存在“钱权勾兑”。因为,谁都清楚这种事情不仅违背道德,也违背法理。所以,要是没有较重的筹码,很难将各环节的“作恶者”协同起来。所以,一般来讲,统筹整个过程的人,基本都是“钱权通吃”。



就以“陈春秀”的顶替者来讲,她说“相关入学材料由(陈某某)舅妈(原某厂职工,现已去世)找中介代办。言外之意,她舅妈是“冒名顶替”过程的统筹者,当然,肯定也不简单。所以,她强调是“某厂职工”自然会遭到质疑。并且,很多人对于她的“说明书”,本来就质疑很大。



毕竟,这已经不是“死无对证”的时代。所以,想通过“死人背锅”的方式蒙混过关,基本上属于自掘坟墓。所以,最好的“说明书”,还是要“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既然已经犯错,就请做好补锅的准备,因为侥幸逻辑,终究会原地爆炸。



另外,对于“陈春秀”被冒名顶替的遭遇来讲,媒体舆论在涉入的过程中,始终捆绑着“农家女”的标签。如果就事论事,有没有这个标签都是可以的。但是,对于“陈春秀”来讲,她的遭遇所反映出的事实,还不只是“冒名顶替”的问题。



因为,在十几年前,对于“农家女”来讲,能有机会受教育,并且还能考上大学,这几乎属于命运翻身。所以强调“陈春秀农家女的标签”,更能体现“冒名顶替”的可恶至极。当然,并不是说,“陈春秀”如果是城市孩子,被“冒名顶替”就合情合理,这仅是站位层面上的考量而已。



与此同时,也反映出“农村人”好欺负的基本特征。尤其涉及维权层面的事情,大多数“农村人”都不太去“死磕”。一方面,基于乡土秩序中息事宁人的处事逻辑;一方面,确实不知道维权的方式和路径。因为,有太多农村人总认为“胳膊拧不过大腿”。而这些隐晦的存在,在“农家女”的标签里,却隐约可见。



很多人说,“陈春秀”和“王丽丽”要挺住,一定要“死磕到底,绝不私了”。但是,她们的态度强硬,也只能成为抓典型的力量。而真正想要消除“冒名顶替”的悲剧,更需要管理秩序上的“恪尽职守”。并且,要对“失职人员”零容忍,而不是靠媒体舆论定期抄检。



就如“王丽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言,她去年已经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但是,直到媒体打破僵局后,“顶替者”才被撤职。这些问题中,说实话,不用细品就能知道其中的“问题所在”。而这些问题,不

标签